2011年12月19日 星期一

逼出來的成長

久違了=)

按照慣例 妞先是賠個不是 
又忽略了這
不行說有意  也不知是不是無意  就不知該說什麼
所以就不更新了


聖誕節將至
大家 都想好該怎麼漢心愛的渡過了嚒?
過了聖誕 緊接的 是元旦
過了元旦 接下的 是華人農曆新年
新年了 下來的 是情人節
情人節了 接下來的...我也不知是啥=))


看著自己打著的一字一句
突然很感慨 聽著音樂 揮動著指頭 不斷的敲打鍵盤上的每個字母
湊成了一字一句
這所謂的一字一句  訴說的 是自己此時的心情 漢累積下來藏在心底想要說 卻不知該如何表達的一切


年過21了 說大不大 說小  也還真的不小了
21 意味著 成長了  長大了 成熟了  很過東西都有義務自己扛下 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起該負的責任
再過幾個星期 也即將邁入22大關
該覺得好笑呢 還是啥 還真的說不上來
22了 開始覺得自己 好像 沒什麼一番作為
依然過著上學的日子  為課業而煩惱  為課業而懊惱 為課業而倍感壓力
或許 該換個角度說
會想了 也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很努力的加倍著速度 趕著進度
希望這一切 還不遲

曾答應過自己  
這不是為自己而戰 而是為了家人 
家人 對我很重要
我可以不要愛情 不要友情 什麼都不要
我只要家人就好
很清楚的知道  家 永遠是最溫暖的避風港
或許有些人會認為 並不是
但 對我來說 它是
依稀記得 當自己一無所有的時候  是家人陪伴過來 不帶責備 的呆在自己的身邊 
自認 沒啥能力給家人過最好的生活
既然物質上 不能給家人最好的
那 我就得做好自己的本分 戴個四方帽回家 
至少 這讓自己很清楚的知道 身為家裡的一分子 讓父母開心 欣慰  是我的責任=)


人說  成長是逼出來的
人說  堅強是逼出來的
人說  獨立是逼出來的
人說  自私是逼出來的


試問  有誰不想喊著金鑰匙出生呢 
無憂無慮的生活 任性的揮霍  這 不是大家都想要的嗎?
那妞何嘗不是呢
曾經 自己也那麼現實過
這是一道門檻  過了 它只是一道門 過不了的 它始終是一道檻


我不知在這個世界上 是否有人過著漢我同樣經歷的生活 或許有的更糟糕 
但 我只知  打從這個社會讓我知道 啥是現實好後
自我保護的意識  也越來越強
說真的  面對這些現實 而不去拆穿  其實 很辛苦
人家說  表面上的我 看似沒啥 不為啥而煩  不為啥而滤 不為啥而犹
或許該說 你不了解我唄 不是自己不嘗試讓別人去了解  而是 自己很清楚的知道 沒人能了解自己
你 大可看穿我 看透我 我的不安 我的不樂 我的種種
但 你始終摸不清 你眼前的這個妞 想要的是什麼

有很多時候 明知自己很不開心 很不快樂 卻也不能做啥
有很多時候 真的很想找個人說出自己的不開心 但 自己很清楚的知道 其實 只是想要有個人能靜靜的呆在身邊 不問什麼  陪著自己就好 至少 能讓自己的不開心減至最低


捨棄了感情  不是因為什麼 也不是自己因為還沒準備好
而是  自己還有能力自己照顧自己  不想自己的生活裡多了個不必要的負擔
對  感情 對我來說  真的是個負擔  所以我選擇不要
即使會孤獨到老 我還是一樣
不需要感情
不是無情 是不想連累  
自己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除非  你的內心比我更強大 否則 妞根本不可能打破自己的內心 跟你坦誠相對
感情  是個怎樣的世界  
看化了就好
總不該計較


我 可以很強大 強大到 自己可以很放肆的哭 放肆的笑  放肆的覺得無所謂 放肆的鬧  放肆的吶喊
這就是妞=)


或許有些東西 不該看得那麼透徹
或許有些東西 不該給予那麼多的關懷
或許有些東西  不該執著那麼多
或許有些東西 聽聽看看說說就好

有種東西 叫捨得
有捨才有得
或許你會說 我的對人生的觀點 或許悲觀了點
其實  這不是悲觀
只是用了另一個不同的方式看待這 早已被妞看穿的塵世面
這該死的塵世面


被逼著成長的人生 其實不好過
成長了 就會失去很多該保有的童真
說真的 有時 真的想當個小孩  至少還可以保有那天真的笑容 不為塵世的一切的煩惱而煩


人 越長越大 也累積著越多說不出的煩惱
不是不想說
而是說不出口


你說
該有多好 如果 這個世界上 是有快樂  沒有不快樂


前天 public speaking  randomly 抽到了這個題目
如果給你三個要求  你希望它們會是什麼呢
很簡單的題目 卻很令人深思
老實說  我不知該給予什麼答案
也隨口說出 第一個人要求 竟是happiness 
幸福, 原來 自己當下想要的 只是那麼簡單的東西


回憶很傷人
但總不能抹殺它的存在
時間 是最好的證明
傷害造成了 也就成了
或許該是上生孽  這世報吧

該看透且看和看化唄=)))














---end---